导航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羽毛球 > 疫情下羽球行业艰难求生

疫情下羽球行业艰难求生

作者:Sports 日期:2022-11-24 分类:羽毛球

  2020年原本应是体育的大年,但这场突发的疫情让全球大受影响。世界性的所有行业皆受冲击,羽毛球行业当然难以幸免。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羽毛球行业的同仁们纷纷改变节奏,或自救,或进步,以与平常不同的方式让这个行业继续艰难运转。于是,我们把镜头锁定行业内的他们,听听他们在这一场斗争中的心声。

  疫情让高校学子未能按照原定的时间正常返校开学,所有的教学工作及校园活动都转至云端,而体育课、居家锻炼也成为了被疫情弥漫的信息网中振作精神的良药。

  线上体育教学对大部分体育教师来说都没有太多经验,当然包括了我,我甚至是第一次尝试和学生隔着电脑屏幕上课。对我来说,线上体育教学的挑战很多。比如,网课缺少了与学生面对面的肢体和眼神交流,对我的语言流畅度、用词精准度提出了更高要求;又比如,在有限的拍摄条件下,既要保证画面拍摄的完整性,又要从多个角度让学生看懂并理解动作的要领,我确实感觉到了当模特的辛苦;而最大的挑战是无法及时得到学生的反馈,也无法对学生的学习进行全面评估。

  不过,在几个月的线上教学过程中,我慢慢找出了一些新的思路,为以前一直不敢尝试做的线上课程梳理出了一条较为清晰的脉络。

  除了学校的线上教学,我也尝试了几次针对运动爱好者的居家练习分享。其实,这次疫情带来的居家和社交限制,激发了人们对运动的渴望,也创造出更多想象。居家练习虽然简单,但我以前从未想过练习的方式这么多。看到网络上各式各样的练习分享,不得不感谢疫情挖掘出了一批宝藏体育人。

  疫情对技能和实践类课程的影响很直观,我们体育课就首当其冲。有的学生春节回家没带球拍,所以我们上课都换成了一些常规的锻炼,就是想让大家就地取材,坚持体育锻炼,停课不停学嘛。

  之前我都是教羽毛球,但最近换成了八段锦,还挺有意思的。对于学生来说,这是新课程,我也一样,我要重新学习才能教他们。一段时间下来,我感觉上网课比线下上课复杂太多。平时上课,基本是脑海里的知识点和我拥有的专业技能拿出来就行,而现在因为要做课件、找素材,还要整理成文字,一开始还挺不适应的。

  不过,大家都对网课感到新鲜,我会感觉跟学生的关系更近了。上网课时,大家会更多互动,课堂气氛也更轻松。刚开始上课时,我还开玩笑说自己是十八线女主播,同学们就很配合地手动打“刷火箭”、“刷游艇”、“666”等词。因为没有那些功能,只有一个点赞按钮,大家几乎整堂理论课都在点赞,一堂课下来居然有七万个赞,大家的手指应该得到了锻炼,哈哈!

  疫情之下,教育部发出了“停课不停学”的号召。我在校内任教的羽毛球课程中使用了线上同步多平台的模式进行教学,还邀请到羽毛球世界冠军洪炜作为教授嘉宾,截止5月14日,已经有17065人参加学习。看到大家踊跃参与,真的很高兴!

  平时的网课,学生们通过授课平台签到,观看《羽毛球》课程视频,完成线上测验并进行课堂讨论。理论课结束后,同学们打开自己的视频,按照我们布置的训练计划进行实时练习,我们在线上监督和指导学生练习,尤其是羽毛球运动里的几个基本分解动作。

  说实话,练习场所受限制,这样的教学有难度,也不如现场示范和指导好,但已经是特殊情况下的好办法,我们的教学重点也调整为理论内容和技能培训。这个模式是以前少有的,我和学生们都倍感新鲜,这也给了我们一些思路,以后的教学也可以借鉴羽毛球素材。

  疫情直接影响了广大球友的运动频率,也间接影响了各家品牌。在这一特殊时期,各大厂商均另辟蹊径,用新的方法去与球迷互动。

  正月期间,李宁羽毛球邀请了一众羽毛球世界冠军拍小视频,每天给球迷推送居家练习方法。同时,他们开展了送球线的活动,为线下店铺引流,把穿线、培训、活跃市场等融合在一起。特殊时期,线下店铺的客流量肯定会比平时下滑,尤尼克斯一边积极筹划小型推广活动,一边尝试直播带货等新的推广方式,把2003年非典疫情时的经验和当下疫情实际结合起来。威克多公司在疫情期间与世界羽联联合推出了Air Shuttle户外羽球,成为特殊时期羽毛球的一个新方向。谁家小区没几位邻居经常在楼下打羽毛球的呢?

  曾经,运动行业以渠道为王,但现在已经悄然向客户流量为王的方向发展。疫情下,比赛停了,关注度就下降了。球馆停了,产品就没有消耗,给羽毛球行业导流的源头几乎都停了,羽毛球行业的客户流量遭遇断崖式暴跌。

  主营羽毛球文创产品的欧积力公司在这场疫情中深切地感受到流量骤降带来的严重影响,作为产品生产商的他们在今年第一季度近乎停摆。产品主理人马乾浩表示,每年3月的全英赛开始,行业会迎来第一个销售流量小高潮,福建以南等地方气温开始回暖,大家的打球热情随之而来。到了5月,苏杯、汤尤杯等大赛袭来,加上夏季的来临,长江流域的销售流量小高潮也到了。今年,这两拨销售小高潮直接蒸发掉,不少公司在2019年制定的销售计划基本要推倒重来,满满的库存压力很大……

  “很多人还在想会不会疫情后出现报复性消费,但在我看来,大家的消费信心被击溃了不少,变得没那么敢消费了。所以,如何刺激消费者,让大家恢复消费信心,这是很核心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怕不是一个行业里的几个角色就能解决的。”马乾浩说。

  赛事停摆,受影响的还有以羽毛球赛事报道为重点的众多羽毛球媒体。在全英赛结束后两个月里,纵观几大门户网站及相关线上媒体,各家发布的稿文数量都比起往年同期要低。环境所迫之下,大家纷纷把目光从当下转移到过去,着重挖掘当年的经典赛事、经典球星。

  作为羽毛球专业刊物,《羽毛球》杂志在近几期杂志中尝试了不少专题探索,包括4月的全英特刊、5月的新世纪世锦赛城市巡礼,和本月的天王专题。

  不仅是纸媒和各大门户网站,现在越来越多人聚焦的视频媒体亦受到较大冲击。作为世界羽联系列赛事网络版权中国大陆地区独家合作伙伴,《中国体育》直播TV陷入了无赛事可播的局面。《中国体育》直播TV乒羽频道主编彭友介绍说,他们利用“空窗期”推出经典赛事回放、林李大战经典回放、五佳球等专题,并配以球迷互动活动。现在,他们还在积极探索结合AR、自由视点等最新转播科技的自主IP羽毛球赛事。

  以上种种,都是在过去的素材中探寻新的角度和内容,那些年的那些事的确值得细细品味。尽管如此,在赛事和活动持续真空的状况下,媒体同行们依然有一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